静姝

半次元上也叫静姝啦。

伊尔曼莎夫人的往事

伊尔曼莎夫人曾是社交界的名流。

她熟悉罗伦萨上流社会的一切社交礼节,身着华丽的礼服周旋于舞会,于舞池和不同的绅士们中旋转,独自占据着聚光灯,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飞扬的裙摆上。

无论在任何场合,她永远是人们目光的焦点,是人群中闪烁着璀璨光芒的星星。在她身边,即使是罗伦萨最尊贵的王女也黯然失色。

她是罗伦萨所有绅士的共同愿望,也是淑女们羡慕与妒忌的集合点。

“小姐。我是否有幸能得到您的一支舞呢?”

伊尔曼莎放下手中的折扇从座位上站起,微提起裙摆,屈膝行礼。

“不胜荣幸,先生。”

伊尔曼莎总是礼貌的对待每一位追求者,却从未有人听说她对谁青睐有加。

直到那一次皇室舞会。

未来的国王,奥斯托王子迎娶王妃伊丽莎白,罗伦萨上下举国欢庆。皇家举办了盛大的婚宴,邀请了几乎所有登记入册的贵族。

伊尔曼莎难得身着素色衣裙,坐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今天应当是王妃的主场,而不是她。她端着宴会上的香槟,注视着舞会上飞旋的裙摆,第一次以第三人称观察舞会的绚丽。

“伊尔曼莎小姐。今天的您,格外漂亮。”

伊尔曼莎抬眼,一位金发的绅士向她鞠躬行礼,笑的温和。

“先生,今天我可不跳舞。”

伊尔曼莎深知上流社会的礼数,她绝不会在婚礼上强新娘的风头。何况是王妃。

“您误会了,我只是难得见您如此安静的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才使得我有机会与您搭话。”

金发的绅士自称诺曼家族的少爷,仰慕伊尔曼莎已久。宴会上,低调的伊尔曼莎没有引起过多关注,即使往日的她再如何耀眼。而这位彬彬有礼的绅士却仍然注视着她。

这使伊尔曼莎对他一见钟情。

他们相谈甚欢,远离热闹的舞会与人群,在空无一人的露台上共舞。栏杆外为婚宴布置的灯火此刻点缀了他们的舞台,夜空中璀璨的星光仿佛为他们而闪烁。婚庆烟火于星空中亮起,却像是在为他们两人歌颂。

这是伊尔曼莎少女时期最美好的记忆。

诺曼公爵去世,他理所当然的成为下一任公爵,迎娶伊尔曼莎。同样是盛大的婚宴,可伊尔曼莎却意外的没有感到幸福与激动。或许是因为宴会的烟花装置的损坏,或许是因为当天晚上没有星星,她敏锐的直觉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她隐约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事实上,她确实为自己冲动的恋爱付出了代价。

因为诺曼少爷根本不会持家。

伊尔曼莎看着他一天天放纵享乐,一点一点的败光家产却无能为力,因为他不喜欢女人插手他的家事。他给伊尔曼莎最好的物品,食物,住所,下午茶无限供应的点心……却不再常常来看望她。伊尔曼莎的名字逐渐被社交界淡出,而她眼看着自己倾家荡产,却只能饮着红茶,伴着午后的阳光虚度每个下午。

伊尔曼莎不是一个只懂得认命的女人,她不甘心自己似乎被注定的命运。

几天前,一个满身鲜血,折断一支翅膀,自称天使的金发女人在半夜敲开诺曼宅邸的大门。诺曼家早已雇不起佣人,伊尔曼莎夫人亲自为她打开大门,选择相信她的话并于她达成了交易。

她说伊尔曼莎身上封印着神族的力量,她愿意为她解开封印,并以神罚的名义杀死诺曼先生。作为交换条件,伊尔曼莎要用自身的力量,帮她解决那三个天使长。(详见格凌娅背景)

诺曼夫人重新回到了社交界,即使经过了十年光阴的打磨,她依然样貌出众,更添上属于成熟女人的风韵。人们忽然回忆起十年前,那位总是成为所有舞会焦点的小姐,回忆起她飞扬的艳丽裙摆与轻盈的舞步,回忆起那个十年前的传奇。

只是如今的伊尔曼莎却早已褪去少女时期的单纯与灵动。她的礼仪更加到位,行礼的动作更加标准,总是能在恰当的时间露出得体的微笑,却没了在聚光灯下旋转一天一夜的精力与心情。她更喜欢安静的坐在角落中,看着舞会上一抹抹艳丽的衣裙流转在各个绅士们整洁的西装周围,就像当年的自己。

十年前偶尔的一次于角落中观察众人的经历,现在成为了她的日常。

即使如此,也没有人会忽略这位诺曼夫人。无论是她本人还是她经营的家族。事实上,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再次惊艳整个舞会。只是她却没有这份心情了。

伊尔曼莎随着家族的复兴,也逐渐繁忙了起来。不仅仅是明面上的生意与经营,还有她在黑市经营的情报交易和军火贩卖。但她却始终保持着下午茶的习惯,无论多忙,她总会抽出时间空出下午的时间喝茶。她不喜欢甜食,却依旧总是摆出三层托盘盛放应有的所有甜点。

算是对过往的追忆。

逆神族的力量有一定的自我意识,伊尔曼莎一时间无法完全接受它,便成为了另一个人格,像是另一个自己一样陪在她身边,但长久以来也与她的主人格有所融合,形成两个不甚相同的性格。这份残忍而冷漠的力量需要年轻少女的灵魂维持下去,同时也会使拥有者容颜不老。解封这份力量的六翼天使制造了一些“神迹”,于是人们对伊尔曼莎这份神秘的力量的评价从巫术变成了上帝的赐福。而这份所谓赐福,也夺走了伊尔曼莎少女时期最后的一点纯真与善良。

“像是一场梦。”

伊尔曼莎对面前的银发亲信讲述着往事。

如今的伊尔曼莎已是罗伦萨仅次于皇室的势力,独自撑起庞大的家族产业与黑幕交易。

少女时代的风华绝代,转瞬即逝的爱情,曾经的故事对于如今的伊尔曼莎来说就像是一场华丽而冗长的梦,漂散在时间的长河中。


卖设
可以是空壳人设,也可以当做服设。
30起拍,过50出
二转二改随意
微信hua1832396943
加的话麻烦备注一下喔。

人设相关 格凌娅

她是不洗白的恶人。

“杀戮天使”“玉面修罗”


性格:妖艳妩媚,心狠手辣,蛇蝎美人。喜爱杀戮,善于欺骗和伪装。讨厌神族庄严压抑的氛围和他们(她认为)伪善的样子。很重情义,认定的朋友(或爱人)无论对错都会站在朋友那一边。非常护短。厌恶背叛,非常记仇。有心机,但更喜欢亲自手刃仇人。有及时行乐的心态。虽屡次触碰神族的道德底线不被人接纳,然始终没被开除神籍,反而还有不错的地位。比较蔑视人类的生命。交际很广。

身份:六翼天使,罗伦萨诺曼夫人手下首席杀手,被人界通缉令头号悬赏的白羽盗窃犯。

喜好:杀戮,挑事,在人界逛酒吧之类场所蹦迪,偷贵重物品,看失主急的满地找头再放回原位,或是遇到喜欢的就自行收藏,并留下印有天使翅膀的艺术卡纸嘲讽。

基本外貌:金发蓝瞳,长卷发略微遮住左眼。左眼失明,有伤疤。通常穿(自然撕裂后被迫)改良款(方便斗殴)的天使长袍,头上有浮空的圆形光环,比一般天使的直径要大。在人界是酒红色头发,通常盘起。红瞳。无论在哪都随身携带一支长烟斗。

简介:

格凌娅其实在很长时间内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天使。她也曾对神的高尚品格深信不疑。然而她始终感到被束缚,总有什么邪恶的念头在她心头萦绕。可她从小收到的教育就是神族圣洁而仁慈。她认为这样的想法是对神的不敬,所以她压抑这种想法,对此感到恐惧不安,甚至厌恶自己。她有一个恶魔朋友。虽然神魔两届战争不止,可教义也曾说过:“无论什么物种,高贵或卑贱,我们都应该无差别的对待,以博爱感化他们心中的恶。”那是一位天使长,带着慈悲而和熙的微笑。格凌娅信以为真。直到她亲眼看见三个天使长将她那位朋友推倒在地,拳打脚踢。他们在欺凌一个连魔力都还没凝聚的小恶魔,理由是他偷了他们的苹果。格凌娅感到难以置信,因为她受到的教育告诉她应当无差别的温和对待每个生物,仁慈的给予他们,帮助他们。她试图上前阻止,却被天使长骂开。

“你懂什么?他可是恶魔,我制裁他们,理所当然 ! 像这等卑劣的物种就该彻底灭绝 !”

这段话在格凌娅脑子里回荡,与教条交错重叠。她还记得这位天使长手持教义的样子,那时他说:

“无论什么物种,高贵或卑贱,我们都应该无差别的对待,以博爱感化他们心中的恶。”

格凌娅只觉得可笑。

她一直认为恶魔都是恶毒的,她曾经试图感化那个孩子。但她此刻只记得那个男孩看向她的求救的目光,像是看向最后的希望的光。然后在几对洁白翅膀的主人的拳打脚踢下永远暗淡下来。

格凌娅开始疯狂的收集资料与信息,翻阅藏书阁的每本书。她得知了许多教条上从未提起的,关于神魔战争的事。并非如教条所写只是因为魔族的好战……尽管也不都是神界的错。

但这一切都与格凌娅长期受到的教育截然不同,可以说颠覆了她的三观。同时与被她掩埋的心底的呐喊相呼应。

于是她决心杀死三位天使长___她当然打不过,但神族也并不需要光明正大。她在人间有位朋友,她在她身上感知到了逆神族的力量(详见维多利亚背景故事)那是诅咒一般残忍血腥的力量。她利用自己天使的身份解放了它,要求是将那几个天使长活着送到她面前。她将他们绑起来,折磨致死,就像那天的男孩一样。同时,她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两位天使长死亡,一个重伤,永久失去了左眼。

审判要求格凌娅将自己的眼睛献出来。

“喔 ? 我的眼睛 ? ”格凌娅笑着,掏出短刀,从额角划过眼睛一直到脸颊。

“毁掉也不会给你呢……我亲爱的天使长。”

后来好像因为威胁如果杀了我就说出所有真相只被禁足了一段时间……当然,有不少次暗杀。


“小姐,您信教 ? 那可真是不幸。”